“吃不飽”“轉不暢”的污水處理廠
時間:2018-08-24 16:06:36 來源: 點擊:
   耗費巨資建設的污水處理廠,卻因配套管網建設滯后、雨污分離不徹底等各種原因,收集率不高,進水量不足,水不夠“污”,負荷率不夠,不少長期無法正常運行,有的建成就開始“曬太陽”。如何更有效發揮污水處理廠生態減排效益,我們任重道遠。
  無“污”可處理,“曬太陽”的鄉鎮污水處理廠亟待“喚醒”
  隨著新型城鎮化建設步伐加快,農村生產生活污水排放量不斷增加,污水亂排亂倒成為影響美麗鄉村建設的一大痛點。“污水靠蒸發,垃圾靠風刮,室內現代化,室外臟亂差”,成為過去一些鄉村的真實寫照。而大量生活污水直排入河入庫,無疑又給水資源造成巨大的污染。
  為改善生態環境,從根本上解決水污染問題,2016年,市委、市政府作出“生態立市”決定,在全省率先啟動實施鄉鎮污水治理全覆蓋工程,全市打響鄉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設“攻堅戰”。截至今年7月底,全市已建成52個鄉鎮污水處理廠,并投入運行,完成投資12.58億元,年處理能力達到2887萬噸。
  鄉鎮污水處理廠運行現狀如何?能否有效發揮綠色生態效益呢?
  8月8日至10日,記者隨環保世紀行采訪團深入全市各地污水處理廠探訪發現:因配套管網建設滯后等原因,不少污水處理廠無法正常運行,“吃不飽”“轉不暢”幾成常態。這意味著有相當一批污水處理廠,建成后就淪為了“曬太陽”工程。
  8日上午,采訪團隨機抽查了沙洋縣高陽鎮污水處理廠。該廠尚未建設在線監測系統,由工作人員手動進行檢測。翻查最近的化驗指標:COD進水濃度56毫克/升,出水濃度34毫克/升;而污水處理COD濃度納管標準為150—500毫克/升,出水濃度不高于50毫克/升。
  “進水濃度為何這么低?這么‘干凈’的水還有處理的意義嗎?”
  “我們對集鎮居民按戶造冊,生活污水收集率達到90%,醫院、學校等場所收納實現了全覆蓋,在管網配套方面肯定是沒問題的,”該廠負責人表示。但他也承認運行“存在一些問題”:“部分管網未完全實現雨污分流,可能是別的水進了管網。”
  隨機抽查的京山市孫橋鎮生活污水處理廠進水更“干凈”。當天監測記錄顯示:進水COD濃度剛過20毫克/升,出水濃度18.6毫克/升。
  “以前進水COD濃度在60毫克/升到80毫克/升范圍內。近期指標偏低主要是夏天污水排放以洗澡水為主,比較‘干凈’。但受洗發水沐浴露影響,進水總磷偏高,還是需要進行降磷處理的。”該廠負責人介紹。
  在鐘祥市柴湖鎮集鎮衛生院附近,路邊的一條排水渠盛滿了暗黑色水體,水里混雜著垃圾,水面上蚊蠅飛舞,臭氣熏人……據環保部門相關人員介紹,這主要是附近住戶排放的生活污水,大量的污水未收集處理,直排入東、西干渠進入漢江。而在不遠處,柴湖鎮污水處理廠已于2017年建成:規劃用地54畝,涉及遠期總處理規模日處理2萬噸,一期日處理5000噸,出水水質達到一級A標準。
  記者在污水處理廠看到,宣稱“正常運行”的污水處理廠看不到產生的污泥,沒有進水水量、水質等監測運行記錄,沉淀池里甚至有幾條小魚在游動。
  “為何不規范記錄?”
  “直接肉眼觀察就可以了。”面對提問,相關人員這樣回答。
  “污水處理廠基本未運行。”隨行的環保專家得出結論。
  對此,柴湖鎮黨委副書記沈明解釋:“主要是進水不夠。我們正在積極解決,目前新鎮區已鋪設9公里管網,老城區管網工程已于6月份開建。”
  隨后再進入隨機抽查的文集鎮鄉鎮污水處理廠,也存在類似的管理不規范、污水收集不全等問題。廠區工作人員表示:“4月份已開始運行,基本正常。”隨行的環保專家則判斷:通過查看記錄和現場,應該是間歇性運行,而且中間隔了不短時間。
  作為竹皮河流域綜合整治PPP項目,東寶區牌樓鎮污水處理廠應該算是抽查中運行情況比較正常的,但目前廠區負荷率為60%,離規定的75%—80%的負荷率要求也還有一定距離。
  “目前,集鎮700戶居民、17家企事業單位的生活污水全部納入污水處理廠處理,受建設條件限制,少部分還未納入,但也通過“廁所革命”進行了分散處理。”牌樓鎮黨委委員、副鎮長陶濤介紹。
  盡管鄉鎮生活污水以氮、磷等元素為主,污染程度低于工業污水,但我市作為水資源大市、農業大市,鄉鎮面源污染著實不容小覷。
  納“污”不徹底,“吃不飽”的工業污水處理廠一直“喊餓”
  擁有日處理能力2500噸的鐘祥胡集工業污水處理廠運行3個月了,每天實際處理的污水僅為200噸—300噸,一直處于“極度饑餓”狀態。同時讓人感到驚訝的是,進廠的污水COD濃度不到50毫克/升,而一般正常污水COD值是200-300毫克/升。
  “因為企業排放前按規定進行了預處理,所以濃度較低。長期處理這些COD濃度低且量少的水,會‘餓死’我們培育的各種生物菌種。”污水處理廠項目經理沈雷有些無奈。
  據了解,目前這家污水處理廠只有荊門市祥福科技化工有限公司一家的生產廢水進入,因為“胡雙磷地區磷化工企業均要求對生產用水進行循環利用,實行了‘零’排放。”
  如果企業工業污水全部“零排放”,那耗資幾千萬元建起的污水處理廠有何存在價值?
  “目前,正在緊張進行管道施工,計劃在9月份將另外一家公司日產約2000噸的污水納入處理范圍,即可達到設計處理標準。同時,‘零排放’的企業生活污水是可以收集處理的,”胡集鎮鎮長王顯清解釋:“每個化工園區必須建工業污水處理廠,不建不行,這是硬指標。”
  沙洋縣城市工業污水處理廠則是另一種景象:因進水COD濃度偏高,建成后長期運行不正常。據該廠負責人介紹,目前日均進水量約500噸—600噸,經自行監測,進水COD濃度達到1500毫克/升;氨氮濃度達到500毫克/升,且進水偏酸性,曾測得進水pH值為2-3,均遠超納管協議標準。
  “經過排查,發現有個別企業排放超標,已整改到位。至于目前進水濃度仍然偏高的問題,據綜合分析,由于水量不足污水處理廠采取間歇性進水的辦法,生產污水在管網里面滯留幾天,夏季容易出現俗稱的‘悶爆’現象,產生厭氧酸化,從而導致進水COD濃度、氨氮指標偏高。”沙洋縣環保局副局長韓愛民介紹。
  京山市城東污水處理廠同樣存在進水COD濃度偏低的問題,當天監測的進水COD濃度僅為28毫克/升,出水濃度14毫克/升。
  “正在進行排查整改。”該廠負責人卓志國表示。
  “吃不飽”“水不夠‘污’”的現象在東寶區工業園南片區污水處理廠同樣存在。
  “設計日處理量為2500噸,目前進入水量1200噸左右,達不到50%,所以只能半幅運行。進水COD濃度70—80毫克/升,為了保證生物菌種存活,要不時投入碳源。”負責運營的葛洲壩水務荊門項目負責人李清泉告訴記者。
  “該廠今年5月份投入試運行,正逐步走上正軌。”東寶區副區長宋興宇介紹,主管線19.11公里全線接通后,將有50多家企業污水納入處理范圍,同時還有一部分支管線正在建設,包括一些舊網線加固改造,預計到月底全線完成,屆時污水處理負荷率將會顯著提升,達到設計標準。
  “污水處理廠建設,決不能只注重‘面子’(地面上的廠區建設)而忽視‘里子’(埋在地底下的管網建設)。必須加快配套污水管網建設,做到‘應收盡收’,同時加強監督管理,建立統一的規劃、建設、監管機制,切實發揮污水處理廠生態減排效益。”“環保世紀行”采訪團團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楊劍擲地有聲。(章輝  王燕  毛凱)
三长两短是什么生肖 海南彩票开奖 手机游戏街机捕鱼 中三组三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正好 500彩票网登录网 后院猫咪最赚钱道具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l 2019年摆什么地摊赚钱 人人发彩票游戏 广东时时彩是真的吗 360彩票网官网 在那里赚钱需要24小时到账 美女捕鱼棋牌背景图 麻将来了哪个玩法上分最快 北京pk10开奖直播官方